共享睡眠被叫停:抢风口不要成为抢风险

2017/7/28 10:03:15来源:懂懂笔记热度:5428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现在越来越多的“共享”创业,与两年前的O2O乱象如出一辙。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由于资本和创业者对风口的疯狂追逐,导致了虚假繁荣、泡沫滋生。那些顶着所谓“共享”光环,盲目上马的创业项目也会因种种缺陷而留下后患,最终成为刹那花火。

共享睡眠被叫停:抢风口不要成为抢风险

近日,颇受媒体和公众关注的共享睡眠项目又有了新情况,继上周被爆查封之后,21日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部门约谈了共享睡眠企业“享睡空间”的负责人,并要求拆除已经搭建的太空舱。

为什么要求拆除,因为性命攸关。

这些共享睡眠项目在开局就遭遇重挫,确实与此前的共享雨伞、共享篮球迥然不同。后两者更多的问题是需求,而共享睡眠则是本身就存在设计缺陷。

暂且不讨论这些设置在办公区域附近的共享睡眠项目是否刚需,单纯观察它之前的准备工作就会发现,创业者和投资人是为了抢风口,仓促上线不具备法定手续、经营许可的项目,这势必会给别人和自己留下苦果。

如今,“享睡空间”企业所设立的16处场所被关停,正是其跳进了自己挖的坑。这里面更显示一个趋势,政府部门对于创业和创新的规范化、有序化机监管力度会更加严格,蒙眼狂奔前确实需要想想红线在哪里。

共享新物种遭遇成长烦恼

7月15日,有媒体报道称,北京中关村共享床铺“享睡空间”大门紧闭,一办公人员表示,该公司的共享床铺已被警方查封,具体原因尚不得知。据了解,类似的共享睡眠太空舱,已经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逐渐铺开。

这件事情在近日又有了新的进展。据新华网报道,北京公安机关透露,针对近期出现的“共享睡眠舱”进行调查发现,其中存在诸多治安和消防等隐患。

据了解,北京中关村的共享睡眠太空舱属北京一科技有限公司所有,经营范围以科技开发、技术服务等为主要内容,在全市还有多处享睡空间太空舱的放置点。而在海淀区中关村大街某广场地下二层出现的太空舱,均为长约2.1米、宽约0.9米、高约0.9米的长方体空间,可容纳一人。值得强调的一点是,入住该太空舱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只需通过手机注册扫码后就可以使用。

根据消防法规定,“共享睡眠舱”属于旅馆性质,如对外开放经营,需通过相应的法律程序,譬如消防行政审批或者备案手续。此外,根据 《北京市旅馆业治安管理规定》第二条规定,以计时休息形式提供住宿休息服务的经营场所,须向属地公安机关申请办理旅馆业特种行业许可证,未经许可前均不得私自营业。

然而,享睡空间在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公安机关监管、消防安全技术标准等多方面都不具备相应的经营资质。因此,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部门约谈了“享睡空间”的相关负责人,告知其应履行相应的法定手续,如未经许可私自经营,将依法予以查处。

对此,享睡空间公司负责人表示,“非常感谢公安机关在法律法规方面的指导,公司将严格守法经营。”这家公司也确实遵守了承诺,已将在全市设立的16处太空舱经营点全部停运。

谈的明白,关的也痛快,说明心服口服。毕竟这么多年来,一根未熄灭的烟蒂引发的惨案,足够成为血的教训。

盲目上线并不能制造风口

回看2015年网约车大战、2016年共享单车火爆,都是因为巨大的市场需求和用户流量,受到了资本的追捧,并由此引发了一股共享热潮。

一时间,共享经济创业大潮中,以共享单车企业独领风骚,之后便是不断冒出来的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洗衣机、共享充电宝以及共享睡眠……这些共享经济项目的出现,与共享单车甚至网约车被资本市场疯狂推动存在很大关系。

这种情形让懂懂笔记回想起2014年、2015年时候的O2O大潮,因为外卖O2O和其他本地生活服务的火热,资本热钱涌入,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发生投融资事件,这就导致很多人匆忙上线各种O2O项目。

然而,当时着急抢占风口、吸引资本的项目,都因为种种隐患而惨淡收场。比如不具备冷链服务能力的生鲜O2O,缺乏完善售后服务机制的洗衣O2O,没有人员安全培训的美业O2O,纷纷被资本和市场抛弃。

不过,导致这些项目无法存活下去的原因,不只是各自遗留的隐患,还有市场需求这一关键因素。而眼下的共享经济,很多项目还无法验证是否真的存在市场需求。但可以肯定的是,其中一些项目与当年的O2O很像,都是为了吸引资本快速圈钱,而很多资本因为错过了共享单车风口,更是不惜代价去抢占或制造新的风口。

以共享睡眠项目为例,据享睡空间创始人代建功介绍,共享睡眠是他在今年4月萌生的想法,5月完成内测,随后上线。“在使用流程上,用户通过扫描二维码,进入享睡空间的小程序,就能打开舱门。用户点击‘解锁舱门’后可以暂时离开也能结束入住。出于保障用户入驻卫生的考虑,我们提供的是一次性寝具,包括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等。”

客观来讲,享睡空间这样的设计,能够给用户使用提供一些方便。而且,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投放的50个太空舱,也吸引了不少用户。然而,这个项目还是因为仓促上线,在前期各方面都准备不足,导致上线不到两个月就因缺乏相关经营资质被叫停。

更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共享单车ofo小黄车。因为早期强调控制成本,ofo投放的都是不具备GPS定位、智能锁的单车,随着共享单车监管规定的日益完善,上海、武汉、石家庄等地都要求共享单车需具备GPS功能,而市场上大批的ofo单车因此面临被召回或销毁的结局。这对于ofo来说,无疑是很大的经济损失。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根据自己所投资的创业公司出现的问题,总结了一条经验,凡是最后出问题的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号称解决痛点的同时,出现了两个毛病。“第一是找到了一个伪痛点,第二是解决了痛点之后带来了其它的痛点。比如找到漂亮的姑娘想跟她谈恋爱,解决了要谈恋爱的痛点。然后姑娘提了要求,跟我谈恋爱每天必须给我十万,马上觉得恋爱不能谈,因为带来了经济短缺的痛点。”

这就说明,共享经济的项目在不考虑是否是刚需的情况下,也不应因为抢时间、抢市场而忽略早期设计,给自己留下隐患,否则将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创业者和投资人要了解的是,并不是所有共享项目都能成为共享单车,盲目和虚妄堆不出一个新的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