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蜂链能超越阿里巴巴,让天下更没难做的生意吗?

2018/3/13 10:45:00来源:艾问人物(文:高原)热度:9834

区块链,这3个字,在2018年初的每一天,铺天盖地般占据所有媒体的显眼位置,并让无数投机、投资者在焦躁与兴奋中涌入这一领域,因为他们认为,区块链技术,就像90年代初新兴的互联网技术能为今天带来BAT三巨头一样,谁能成为未来超越BAT的新巨头,就看能否在今年抓住区块链带来的创富机会。甚至著名的天使投资人徐小平都在内部群里呼吁:All in 区块链,并欲盖弥彰地提醒:内部讨论,不要外传。

小蜂链能超越阿里巴巴,让天下更没难做的生意吗?

可是,由于一切新事物总是会优先成为暴利追逐者收割韭菜的工具,加上区块链技术最易和金融相结合的特点,所以更多的投机与投资者最先涌入的区块链应用领域是——币圈。各类ICO项目披上区块链高大上的外衣,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让少部分人在此一夜暴富,却让更多人在此血本无归,这也是这些投机性十足的ICO项目被国家尽快叫停的原因。

有人说,区块链技术给世界各行业带来的革命,将远超过互联网技术,而现在很多区块链项目,95%都不靠谱。那么,另外5%在区块链领域创业的公司在哪里?他们是否秉承了埃隆·马斯克的极客精神,以改变世界为初心呢。

为了寻找这5%的区块链创业公司,几日前的一个午后,“艾诚思享会”邀请到了据说可以改变未来企业服务方式的一家初创企业——小蜂链(LittleBee)的联合创始人、CTO许德丰。

他们,真的是以改变世界为初衷,真正提供优质服务的5%中的一个吗?如果是,那么,他们又凭什么能做成功呢? 他们有机会成为未来区块链应用领域的独角兽吗?

真的是全世界的痛点吗?

白衬衫、蓝裤子,短发,说话时慢条斯理的小蜂链联合创始人、CTO许德丰有着IT男独有的理性气质。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他,有着13年左右的互联网行业技术背景,机缘巧合下,他跨界做起了和金融有关的产品。

当技术与金融结合后,他和团队在很早的时候就提出了“资产数字化”的概念。由于有着丰富的互联网技术应用经验和5年的金融领域资产数字化创业实践,使他特别熟悉高并发、高性能与大流量分布式系统以及数字化系统的设计与实施,也正因此,蛮子基金区块链技术在金融业务的场景化应用领域的创新研究的重任,也交于他来完成。

那么,如今作为小蜂链的CTO,做出的产品,是服务于哪类人群,又解决怎样的痛点呢?

许德丰告诉笔者,根据《全球创业监测报告》(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简称 GEM)的数据,截至 2016 年年底,全球企业家数量接近 5 亿,每年新注册企业 1 亿家,这意味着每天都有 27.5 万家公司在全球各地成立,平均每秒3家。而小蜂链提供基于区块链的全球公司登记注册平台、公司治理平台、资产交易平台等为核心应用的一系列围绕企业价值链活动的全生命周期服务平台体系。

他举了个例子:比如现在,很多公司有跨国注册公司的需求,如果在日本、新加坡或者开曼群岛注册公司,则需要通过中介进行系列繁琐的程序,企业和中介间要不断互相邮寄签名文件等,这中间的不透明的操作也会导致企业注册成本的高昂和时间的严重拖延。但如果通过区块链的技术进行注册,就可以无纸化,为企业节省有形的资金成本和无形的时间成本,以往注册一个全球分公司的时间长达20多天,甚至更多,而现在,可能3天内就搞定了

另外, 对于相对成熟的企业,小蜂链基于区块链技术提供公司治理平台,以及资产交易平台,包括公司的股权设置,股权、期权激励方法的设定,都可以由企业客户自定义,一旦生成以后,这些数据就作为一个初始状态,就在区块链上开始运行了。

而股权登记及交易流通的需求,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也是小蜂链提供的深度服务之一。纳斯达克早在2014年就收购了sharespost和secondmarket两家公司,组建了纳斯达克Private Market,进行未上市公司的股权交易,后来又在2015年推出了基于区块链的Linq系统,帮助创业公司用区块链技术登记股权,与Private Market形成协同。

总之,综上服务可以让企业数字化转型,包括经营流程自动化和数字化、有形资产的标记化,以及复杂合约的编纂等,可以帮助企业打造更“透明”、更规范的员工、客户、投资者、供应链等关系管理,通过透明的“公司治理”让企业战略更清晰,促进企业价值提升。

为何要收取1%股权的服务费?

在许德丰看来,小蜂链希望用三种层次的价值服务,分别服务于企业的诞生、成长、成熟期,所以,他希望初创的企业都能活下来。

比较有意思的是,许德丰告诉笔者,小蜂链的收费模式比较新颖:根据企业的性质、体量的不同、以及不同的发展阶段,有可能不收美金,而收取等价的数字货币,或者只收取企业1%到1.5%的股权作为终身服务报酬。

“随着我们服务的企业的健康发展,和股权增值,那我这个获价也是非常丰厚的。”许德丰高兴地说。在他看来,这样的收费方式对于企业而言,完全划算,因为他们可以不用付现金,就可以增强股份的流通性,在小蜂链的体系里也可快速变现。而用传统方式帮助企业融资,费用成本也会在3%到5%之间。

不要小看1%到1.5%的股权收费占比。如果未来小蜂链的服务企业数量达到一定的数量级,而这些企业中又不乏独角兽级别的体量公司,那么小蜂链所获得的资产回报将会是惊人的。

就像在刚刚结束的2018年腾讯投资年会上,腾讯总裁刘炽平对外透露的:“过去数年,腾讯投资了600多家企业,这些企业所新增加的价值已超过腾讯本身的市值”。

而对于把收取股权当收取服务费的小蜂链而言,其一年可以服务的企业数如果超过600,那么,在数年后积累起来的股权价值会达到什么程度呢?这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

凭什么可以做成?

理想总是很美好,而现实总是很骨干。尽管许德丰向笔者描述了小蜂链的美好蓝图,但笔者还是不得不问他几个比较尖锐的问题:

以区块链的技术方式去帮企业注册跨国公司,目前的可行性有多大?各国法律容许吗?和最大的竞争对手相比有何优势?在目前客户资源还未开拓更多的情况下,如何获取足够的融资?如果要用区块链技术为企业搭建服务平台,那么凭什么是他们可以做成呢?

许德丰从容不迫地一一回答了笔者的问题。

他告诉笔者,从 2017 年 8 月 1 日起,美国特拉华州成为第一个允许公司利用区块链技术记录公司股权归属的地区。且小蜂链会从有深厚资源的国家做起,比如、美国、新加坡、日本等,例如新加坡,平均每星期在新加坡注册的基金公司就有近300家。有趣的是,之前小蜂链一直对标的一家美国竞品公司,由于团队内部出现分歧,导致已经停止了服务。至于融资,目前小蜂链已经私募了1个小目标(1亿元)的资金。而且即便不再有新的融资进入,小蜂链也完全可以凭借已有业务完成收支平衡的目标。

令他引以为豪的是,除了作为联合创始人、CTO的他以外,小蜂链还汇聚了区块链研究学者, 瑞波、以太坊早期投资者叶天鸿、珠海薛蛮子基金投后管理负责人邓光红、为友资本创始合伙人,区块链研究专家,知名自媒体人陈菜根、2017 年度十大创业年度人物,原蘑菇头创始人,满天星区块链基金创始合伙人,国内首家区块链社群管理团队 BEECOOL 创始人,人称“互联网战神”的朱潘等强人的加入……如此强大的队伍,堪称“梦之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