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酸枝遇危机,澳洲酸枝会是下一个“接力者”?

2017-04-21来源:中国木业网热度:6727原创

近些年,木材出口国政策变动频繁。

莫桑比克政府今年1月1日开始全面禁止原木出口,以保护遭受破坏的本国硬木森林。4月4日又宣布未来三个月禁止砍伐出口一切木材。

近几年莫桑比克原木出口增长迅猛,2010年年出口22846立方米,到2015年猛增到148093立方米。此外,非法砍伐和出口的木材也同时增长。在所有合法和非法出口的木材中,大多数出口目的地为中国市场。作为我国重要的红木板材进口渠道,莫桑比克的一系列法令的出台无疑给国内的红木市场产生负面影响,不少企业风声鹤唳,几种国内红木市场的流通的红木及替代用材直接受到影响,其中就有非洲酸枝木。

非洲酸枝木又称非洲黑黄檀,伯克苏木。非洲酸枝木没有酸枝成分,是非传统红木,只是杂木。相比地道的的酸枝木也就是老红木,如老挝酸枝等,非洲酸枝木的价格比较便宜。它外型漂亮,心材板面与纹路相当美观,其心材明显,红褐紫色或红褐色,具深紫色条纹;边材白色或浅黄褐色,略带木香;木材气干密度:0.9——1.12克/厘米3,密度较一般红木大得多,分量非常重,入水可沉。而且耐腐抗蛀。砂光抛光后表面光洁,油性强,手感细腻舒适,结构稳固,加工便捷,加工好后不易走形,创光、砂光、油漆和胶粘性能更是良好,广泛用于高级家具、木架、墙壁、地板、亭柱、乐器、旋切品、刀柄、刷背;现多创切为装饰单板。

非洲酸枝干燥不易,但干燥后材性绝佳,一旦在制作过程中经过良好的烘干,成型后的家具开裂程度极低,即便在东北,也几乎可以保证两三年整板边封只开裂两三毫米,整体木质不会开裂的状态,完全不影响使用和美观,稍加修复便可焕然一新。

在莫桑比克封关的情况下,原材料的紧缺,进少用多,非洲酸枝的库存越来越少,因此非洲酸枝应声而动,一路暴涨,原本只有3000元/吨的非酸直接炒到了将近5000元/吨,价格贵,货难进,这对家具厂商无疑是雪上加霜。

就在此时,澳洲酸枝成为木材界的一匹黑马,闯入了大家的视野,吸引了更多家具厂商们的眼球。

澳洲酸枝,即坎贝格相思(Gidgee),澳大利亚特有的,既重又硬的树木,因为材质重硬,花纹美观,颜色鲜艳而获得“澳洲酸枝”的美誉。Gidgee木材会散发一种淡雅的清香味道,气干密度约为72 磅/每立方英尺 (1 150 公斤每立方米),密度在世界排名第三,抗弯强度约为8850 磅力每平方英寸(130.0兆帕),抗压强度约为10 150磅力每平方英寸(70.0兆帕)。

有些Gidgee比乌木还要坚硬,Gidgee的美在于它的纹理和材质,它可以直接打磨抛光呈现它的木纹,无需上漆。抛光后的效果可与沙漠铁木(Desert Ironwood)相媲美。Gidgee端面通常为散孔材,单管孔和径列复管孔。管孔中至大,径向或对角排列,少或中等多;矿物质侵填体和树胶物质常见;轴向薄壁组织同心层式或带状;木射线窄,分布密度中。

因此可以看出,从材质上,非洲酸枝和澳洲酸枝相似点很多,材质重硬,花纹美观,颜色鲜艳,手感细腻舒适,结构稳固,加工便捷,加工好后不易走形。至于价格方面,去年10月份之前,非洲酸枝要比澳洲酸枝便宜很多。但如今非洲酸枝价格一路上涨,双方价格相差不多。更重要的是,澳洲酸枝不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管制,亦不位列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皮书。出材率高,相比非洲酸枝原材料的稀缺,澳洲酸枝更具有可持续性。

需求的无限性和资源的有限性一直是目前各行业所面临的无法规避的矛盾。因此,在莫桑比克封关,非洲酸枝价格越来越高,材料却越来越难得的情况下,澳洲酸枝或许在不久的未来会成为下一任市场的宠儿!

(此文系中国木业网独家原创稿件或者独家披露信息,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请注明来源中国木业网及网址。)

责编: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