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定制收纳受热捧 创新成家具业薄弱环节

2018-06-14来源:林作新热度:16876

家具生产到了创新的门口

一听到讲创新,就是机器人、半导体、AI……。

高精尖方面的创新固然重要,但总不能让所有的人都去搞高精尖的创新。我想99%以上的人搞不了,那整个社会就只由不到1%的人去创新了?

布鲁克说过:“创新未必需要高科技,创新在传统行业中照样可以进行。”美国的创新型企业有3/4来自传统行业,只有1/4是来自科技行业。

我认为创新必须社会化,越多人参与越好,越多行业参与越好,不要把创新描绘得那么玄。

管理学最早来源于:

——孩子生多了,如何最有效地替孩子洗澡;

——如何用最有效的方法砌砖。

诸如此类。

这些不是创新吗?没有价值吗?

管理学就是从这些点点滴滴的创新汇集成的。

高精尖方面的创新才有价值吗?传统行业不必创新?传统行业的创新就没有价值了?

我认为不然。

德国人把一个螺丝、一个齿轮做的最好;日本人的微型轴承做得世界第一。这些大小的传统企业,甚至可以影响世界。很多关键的设备,没有德国这些螺丝齿轮,运转不了,甚至美国的太空梭,没有日本的微型轴承都上不了天。

回到家具业。

中国的家具业做得很大,在规模上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然而,从生产设备、生产工艺、流程、材料……哪一样是我们的创新?

和电子行业一样,基础工业不搞,我们只搞应用,这样建立在别人的基础之上,搞应用见效快、赚钱快。谁愿意去搞那些基础研发?失败的几率大,见效慢。

家具业于是出现一阵又一阵的运动——营销运动(中国人似乎很喜欢搞运动)。什么实木、全实木、纯实木……然后是定制、全屋定制……。

哪一样是基础研发?没有。现在的定制,其实就是板式生产线,加上一些数控装置,加上资料收集、分配而已。欧美、日本不知搞了多少年了,来到中国,就变成工业4.0,被吹上天。

现在的所谓“全屋定制”许多订单,最后都落入一些“后巷工厂”,由小作坊承接,材料、工艺都非常差。

中国的定制家具,主要是因为:

——房地产开发的初期,非常粗放,出现毛坯房,于是除了装修,也需要装厨房柜、衣柜。于是买了一套房子,六个月都住不进去。

房地产业慢慢正常化了,推出精装修房了,橱柜等固定家具都配齐了,就只留下移动家具的空间了。

做橱柜的生意,就会转为B2B,而且只有大型企业与开发商合作。当然还有旧房翻新,留给小定制企业。中国是大国,这种业务量也不会小,因此定制家具不管是B2B、B2C,都会存在,只是会逐渐减少了忽悠客人的成分。

——收纳功能,许多人愿意采购定制家具,是因为老感觉收纳功能不够,东西没处收。

其实这是因为:

——农业社会遗留下来的习惯,没用的东西舍不得扔掉,尤其是老年人,什么都收。最近日本人提倡断舍离,其实这是现代社会的表现,家里的东西越少越好,衣物越少越好。我想中国的年轻人,将来也会是这样子的。

——李刚(和君商学)认为:

当你仔细研究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你会发现,收纳的问题不在于收纳,而在于寻找。

据统计,我们生活中至少有10%的时间浪费在找东西上,因此收纳柜越多,东西越难找。

家庭的收纳重点在于:在哪里使用,就在哪里存放。

比如床,可以用箱体床,箱体分四格,供存放春夏秋冬四季的床品。其实有2-3格也就够了,一套在用,春秋一格、冬夏各一格,换季一掀开床板,东西都在那儿,不必找。

然而跟上了运动,定制家具、全屋定制的运动的潮流,就是火。大家风风火火,热热闹闹赚钱,管他什么中纤板、刨花板、水性漆、光感漆、数控生产线……这类基础研发,连工艺流程这些都是欧美日几十年上百年的东西,这几十年来,我们有什么创新?

那些赶上好时光,市场需求大于供应的年代的企业,赚了大钱,企业做大了,但大多不强。因此我经常鼓励中小企业,当然也鼓励自己:

商业史上的大部分创新都是由外来的新势力实现的。

这些所谓的外来的新势力是:

——不一定是本行业;

——一定是小企业。

李刚在和君商学里谈到微软,当微软成为行业的老大后,就难以接受创新了。1998年,微软内部就开发出了采用触摸屏的产品,但比尔盖茨不喜欢它,因为他的界面“不像Windows”,不是为鼠标键盘输入设计的。

我们的家具企业,有谁是在不断创新之中成长的,就连产品设计这个相对简单的方面,有多少是在现有产品生命周期的上升期,就准备好替代产品的?

我们的企业,在产品上升期是趾高气扬,他们哪里知道,今天的“金牛”,会是明天的“落水狗”?

其实,中国的家具业,已到了“科技创新”的阶段。

改革开放以来的30-40年,家具业是大力引进先进技术的年代。我们基本上是实现了大规模生产、自动化技术引进。

甚至一些工厂(尤其是板式生产线),已经初步建立了高技术、大规模生产的体系了。

这已经为下一阶段技术创新打下了基础。

然而我们不是鼓励大家大步进入下一阶段,对生产设备、工艺流程、生产管理等等环节进行创新,而是转过头来去看欧洲一些没落国家的设计。

设计是社会文化的产物,我们怎样去学人家?

我们的设计应该立足于我们的土壤,我们的文化,服务我们的社会。我们的设计更应该和我们创新的工艺、流程、设备等等相结合。

柳冠中老师对我说:他在一个装满明清家具的房子里,觉得好像在一个棺材里。我也觉得在一个西方古典家具的房子里,同样有这种感觉。同时在一个西方古古怪怪的所谓现代设计的家具的房子里,也会觉得古古怪怪的。

至少,我会觉得那不是属于我的,我无法在里面生活。

我们要有自己的东西。

再强调一下,今天我们的设计,除了服务我们的社会文化、生活之外,还得配合我们在生产方面各个环节的创新。

责编:方芬